En
由大三亚旅游圈的旅游行业协会自愿结成的联合性、支持性、枢纽型社会团体法人
【三亚旅联】王健生做客海南卫视畅谈国际旅游消中心:挖潜海洋旅游消费空间
发布时间: 2019-10-24 15:27 来源:三亚旅联 编辑: 【字体: 打印

王健生做客海南卫视畅谈国际旅游消中心:挖潜海洋旅游消费空间

 

     戴代佳人:在此次的海南国际旅游消费年活动当中提出的十三类旅游消费业态,其中扩大海洋旅游消费是其中之一,放眼国际旅游市场我们应该如何去认识海洋旅游的这样一个重要意义呢?

 

海洋旅游潜力大 

海南应拔得头筹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 副会长 刘思敏:首先就是说地球我们都知道百分之七十的面积是海洋,所以海洋是非常广袤的,非常深邃的,可以说非常神秘的,因为人类是居住在陆地上的。所以陆地上我们基本上就是现在神秘的地方是比较少了,就无险可探,无密可探了。我们知道旅游的本质是寻找差异,所以就海洋的这种广袤深邃和这种神秘,它就是跟我们陆地生活就是一个巨大地差异,所以就说那但是呢我们过去受到各种消费能力、消费条件、技术条件这些的限制,包括时间的限制,所以我们的旅游活动绝大部分是在陆地开展的,那也就是说对于我们的旅游产业来说,不仅仅因为海水是蓝色的。那对于旅游产业发展本身来讲它就是一个南海市场,所以这个方面的话那潜力就是非常之大的,那么海南又恰好刚刚我讲到那么对于是我中国海洋资源里面海洋里面最好的,所以我觉得海洋旅游对于中国旅游产业的发展甚至对于整个全球旅游产业发展它都是无比重要的,那么海南我觉得在中国旅游发展中那么在海洋旅游这个领域一定是要拔得头筹的。

 

   戴代佳人:王会长,能不能和大家介绍一下,目前我们海南的海洋旅游的现状如何?都拥有哪些海洋旅游的旅游产品呢?

 

   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 三亚旅联总干事王健生正因为海南是海洋旅游大省,海南岛对于我们广大的国民来说它是一个很向往的一个海岛目的地。正因为如此,所以海洋旅游在海南有多少年的发展历史了,我们可以回想一下海南的潜水让人们感觉到五彩缤纷的海洋世界,海底世界,所以潜水是海南海洋旅游当时是个爆款产品,到现在做的俨然是很受欢迎的。那么这些年来随着海洋旅游装备的突飞猛进,国际邮轮引入到海南,在全国也是最早的,记得是2009年,海南开启了全国的邮轮旅游,应该是领先的,后来有游艇,特别是前些年的房地产,我们一批高端的楼盘,海边的纷纷以游艇俱乐部作为它的标配,提升它的一个楼盘的品质,现在是政策的转型、市场的转型以后,一批的游艇俱乐部它变成游艇旅游的一个俱乐部了,所以游艇旅游在海南一下子也发展起来。

 

玩海热潮兴起 

海南产品丰富

 

 

   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 三亚旅联总干事王健生:所以这么一看的话就是说海南的海洋旅游,一算起来它是个已经实现一个要国际化的是国际邮轮,要高端化的是游艇旅游,要玩海的有潜水,当然还有空中的飞龙产品,已经很丰富,但是规模还不算很大。应该说在海南海洋旅游如果放在全国来比的话,我们有些方面是走在比较前,这个好在海南是一年之中全年全天候都可以玩海的地方,所以我们的海洋旅游在今年很明显,今年海南旅游的市场一个最大的亮点发现中国人突然兴起一股玩海的热潮,所以你看今年海南的游艇旅游游客的增长幅度百分之五十几,大家在海上玩起来了。

 

   戴代佳人:海南具备发展海洋旅游这么多的优势,那么基于目前的现状,二位老师认为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去加快培育壮大海洋旅游使海洋旅游成为一个海南旅游业转型升级的一个助推器呢?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 副会长 刘思敏:你要看到它本身跟这个就是欧美发达国家,它发展路径和层次上是有差距。那你比如说新西兰是一个岛国,很小的国家,但它的就是北岛的一个重要的城市,最大城市叫奥克兰那就称为帆船之都。那就是几乎就是我们像就像有一个每家都养辆私家车一样,他们几乎很多家庭都有一辆帆船或者是游艇,那包括就是像法国南部城戛纳这些它都是这样的,这就是说它的普及性,它的就是整个就是适应的群体就比我们要多得多。因为当然本身这个游艇和帆船这些的运动,它实际上不仅仅是就是它的门槛,就比观光旅游它要高得多,它首先要有时间的门槛,要有经济的门槛,因为你观光旅游的话就买一张门票就可以了,那游艇邮轮这个游艇和帆船不是这样的,还有技能上得有要求,包括潜水也都是技能上要求,第二个就是体能上都有要求。

 

找准体育旅游发展规律

发展游艇旅游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 副会长 刘思敏:所以这样的话我们这个群体正在成熟,但是呢我们现在就这些富豪他们有了这些钱,但是发展的就它还不完全是按照就是游艇旅游、帆船旅游的这个规律来做的,所以那么我们如果要想提档升级,那么我们下一步你就不能很多地方成为一个噱头,而是要成为什么呢?要按照游艇旅游、帆船旅游发展的这种体育旅游发展的规律,找到它的规律,然后找准自己的市场来做,那现在的话我觉得就是它有了,产品有了增长也很快,但是品牌呢在全国品牌还是不够的。中国四个海,四个大海那三个海潜水都没多大意思,因为它都是温带再加上海水质量不高,可见度能见度很低,海底的生物,至少珊瑚礁没有,就没有五彩斑斓只有南海有,但是你们现在有了,但是我们能说得出来的屈指可数,市场值知名度也不高,那这样的话我现在这些九零后甚至包括零零后,他甚至就直接可以跨过观光旅游包括度假旅游,他可能都不感兴趣,他就对就是一种特种的体育旅游感兴趣,那么其中啊我有一个朋友的孩子,九寨沟不去故宫不去,亚龙湾晒太阳没兴趣,但是你问他你只要能说的出来一个全世界哪儿的潜水游,就是品质高他都去过了他都去过了,所以是我们要看到就是我们未来的这个群体,他们本身就是在时间上,在技能上 在体能上,在消费能力上他都有了很大的突破,所以我们就不要再做噱头了,要跟着按照产品的规律去做,那么也包括就是邮轮,那邮轮的话,现在比如说青岛、厦门、上海邮轮母港、天津就做的是比较好的,那三亚当然现在也算是一个著名的母港之一,但实际上做得还很不够。

针对境外目标人群 

开发东南亚邮轮市场

 

   中国未来研究会旅游分会 副会长 刘思敏:那么当然确实就是大家就提出你怎么能够把就是按照海上丝绸之路对吧,按照我曾经说我们把这个就是这个南海可不可以看成是个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一个内海呢,然后把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的这些著名的旅游城市、著名的港口能够串起来,那么开发这样的产品,那你跟天津就区别了,因为天津的话,它针对北京市场比较多,那就只能是一般就是去日本韩国了,那上海的话也是日本、韩国,那我们就是东南亚的这些风情,那么我们海南可以扮演比较重要的角色。那当然了可能就是因为我们现在的由于假期时间的限制,所以我们针对国内市场的邮轮产品通常四到五天六天的比较多一些,再长一般就不去了,所以但是我们东南亚的这个产品呢,我们可不可以更多针对特定的境外的市场,利用我们就是免签的优势跟国际岛,他们相对的时间就会长一些,人家那个十天半个月的产品在加勒比海、地中海那是很多的,所以我就觉得就是海南的就是海洋旅游的话恐怕就要走这样的路。

 

   戴代佳人:刚才老师都是提到了邮轮游艇的旅游,我们也是了解到邮轮游艇产业也将成为海南海洋旅游着力发展的一个方面。尤其是在近日海南省人民政府也成立推进邮轮游艇产业发展领导小组,这也是我们海南落实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和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的重要举措。我这里也有一份数据2009年到2018年海南共接待出入境邮轮一千二百六十六航次,2018年接待出入境邮轮一百四十一航次,比2009年的三十四航次增加了百分之三百一十五,接待出境游客六点八一万人次比2009年的三点三一万人增长了百分之一百零五,那么通过这样的一组数据我们可以看出邮轮游艇产业所带来的消费潜力是成倍增长的,那么我们想问一下王老师目前我们海南的邮轮游艇产业的发展现状是怎样的?又存在着哪些问题呢?

 

依托南海优势

打造国际邮轮旅游消费中心

 

   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 三亚旅联总干事王健生我们发展邮轮,我们的航线在哪,我们的邮轮母港由于我们的硬件各方面配套还欠缺,国际品牌的邮轮公司它不认可你为母港,所以我们的愿望和现实是不匹配。所以这么一讲以后呢,就是说我们对邮轮产业我们要有一个完整的认识,它的确是个产业,是一个打造以邮轮旅游,它作为一个核心的一个邮轮旅游的消费聚集区,这是邮轮母港的概念。同时我们要发展我们的邮轮,第三我们要拓展我们的游览航线,第四我们把我们的相关的各种政策把它用足,那么我们依托海南岛以南海作为我们的母海,然后上到我们的中国是一万八千公里的海岸线,再到太平洋、印度洋,就是说海南发展邮轮产业前景巨大,它可以成为国际邮轮旅游消费中心这么个目标。

 

   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 三亚旅联总干事王健生:同样呢游艇也是的,那么游艇在国际上它也是一个高端的时尚的一个海洋旅游产品,它属于是休闲产品,很受欢迎。那么就像刘老师讲的海南岛无可比拟的这么好的海,这么好的天气,这么好的气候,那么我们有了好的基础那么我们的游艇我们要怎么发展,要用足这次的琼港澳的游艇自由行的政策,我们要把粤港澳大湾区将近一亿人口的这么一个大的消费群体,是世界工厂也好,还是世界的贸易港也好,它是我们的消费后方。那么我们的游艇产业我们通过琼港澳自由行的政策,把我们的游艇旅游真正把它做起来,它的游艇的配套的码头和相应的消费商圈要重新重构。

 

重构游艇配套

打造消费商圈

   海南省旅游发展研究会会长 三亚旅联总干事王健生:所以我看像三亚市政府就下大力气,比如说在鸿洲游艇码头那块差不多六百艘各式各样的游艇,摆起来很好看,但是要把它作为一个游艇旅游的消费聚集区重新再进行规划打造,把它业态进行完善,然后呢把它作为三亚市游艇旅游的服务中心,实现它的公共的管理和公共服务的职能。

编辑:邹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