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由大三亚旅游圈的旅游行业协会自愿结成的联合性、支持性、枢纽型社会团体法人
【三亚日报】对标国际高标准 推进制度再创新
发布时间: 2019-10-11 09:23 来源:三亚日报 编辑:lianhehui3 【字体: 打印
上海、海南两地三人畅谈推进海南自贸区建设,发挥海南优势,突出海南特色——
原标题:对标国际高标准 推进制度再创新
记者 :李劲松
《三亚日报》(2019年10月10日)
 

彭羽

李世杰

王丹

  核心提示

  6年来,上海自贸试验区根据习近平总书记“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力争取得更多可复制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的指示,在“试验田”里,“播撒”了包括制度创新、市场活力、监管体制突破等诸多“种子”,结出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硕果200多项。给海南自贸区自贸港建设提供了不少有益的借鉴和参考。

  在本报“自贸区四地行”特别策划报道收官之际,特邀请上海与海南的三位经济界人士,畅谈自贸试验区发展大计,就海南自贸区自贸港建设建言献策。

  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彭羽:

  利用地方立法实施对外开放的有益探索

  2013年9月29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成立。作为中国第一个自贸试验区,6年来,承载着国家战略重任的上海自贸区在“试验田”里“播撒”了包括制度创新、市场活力、监管体制突破等诸多“种子”,结出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200多项。海南自贸试验区作为后起之秀,上海自贸试验区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海南自贸试验区的独特优势又是什么?上海自贸试验区在发展中有哪些经验值得海南借鉴?9月21日,带着这些问题,三亚日报记者采访了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彭羽。

  海南自贸试验区三大独特优势:自贸港、离岛、经济特区

  彭羽坦言,上海自贸试验区第一大优势是产业基础雄厚,并且已形成多元化的发展格局。

  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之初,仅为28.7平方公里,区内企业多为贸易、物流型企业。没过多久,上海市政府就发现自贸试验区内企业形态单一,企业提出的制度创新诉求局限性很大,发展载体不够。

  针对这一情况,2015年上海自贸试验区扩区,纳入金桥出口加工区、张江高科技园区和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实现了产业多元化。自贸试验区内既有金融、2.5产业,又有服务业。企业在发展过程中,遇到制度性障碍,立即跟上海市有关部门提出来,上海市随即与有关国家部委进行协调。“相比较而言,海南产业基础十分薄弱。”彭羽说。

  上海自贸试验区第二大优势是开放的格局。上海的外资企业非常多,不少是跨国公司。2013年自贸试验区成立时,中央提出以开放倒逼改革。跨国公司在发展中,对标国际最高标准,对标过程中倒逼国内的制度进行改革。很多跨国公司都是以上海为支点,兼顾亚太区业务,有些甚至是全球业务。

  彭羽说,企业在全球化运营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它会跟香港、新加坡比,会与纽约、伦敦比,同样一件事情,在香港、新加坡是什么样子?在纽约、伦敦又是什么情况?公司的业务是跨境的,所以企业也就有所对标。

  上海自贸试验区第三大优势是先发的优势。相比其他自贸试验区,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熟的经验更多。6年来,复制推广了很多经验,包括投资、贸易、金融等方面的经验。从数量和质量上来说,上海都是最多的。

  海南自贸试验区独特的优势之一在于它是国内第一个自贸港,上海、广东都没有这个提法,海南的制度开放性更高;优势之二是离岛,这也意味着海南自贸区在试验的时候可以放开手脚。彭羽强调,海南是全岛自贸试验区,这一点很重要,我们在调研广东、福建自贸试验区时,它们都存在片区太分散的问题,例如,福建自贸试验区,有福州、厦门、平潭,福州又有7个片区,政府在管理时,有些问题不好理顺。这一点在海南就不存在,海南在统计时非常便利。优势之三是海南既是自贸试验区又是经济特区,有政策叠加的优势,有地方的立法权限。未来经济特区加自贸港,政策叠加的优势会更明显。海南自贸试验区可以利用地方立法进行对外开放的有益探索。这一点上海是不具备的。

  制度创新与产业结合,每一项都有法律法规支撑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自贸试验区建设的一大重任便是以制度创新为核心,释放制度创新红利,促进经济发展。上海自贸区在制度创新方面,又有哪些值得海南学习借鉴的地方?

  彭羽表示,上海自贸试验区在发展时与产业较好地结合。而别的省份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多是碎片化的,主要原因是没有找到一个自贸试验区与产业结合的契合点。

  彭羽形象地将产业比作自贸试验区的根或者是树干,制度创新只有围绕产业,这棵大树才能枝繁叶茂。要基于一个产业来设计制度,而不是先有制度,然后让政府转变职能,让产业适应制度。

  制度创新要提升企业的满意度,最终要加速产业发展。2013-2014年,上海海关实行先入区后报关等制度创新,就是针对外高桥保税区的物流企业。根据企业的需求来设计制度,这个制度就有生命力,企业的幸福感、获得感也会很强。

  彭羽所在的团队曾经为上海自贸试验区做过5年的评估,上海自贸试验区的每一项制度创新都有相应的法律法规支撑,每一项制度创新都走着法治化的路径。这样路就走的比较实,也便于日后复制推广。

  未来上海自贸区就是要对标国际高标准的贸易规则

  上海自贸试验区已经成立6年,改革创新将向深水区、攻坚期进一步迈进。上海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路向何方?

  彭羽说,“这是国内各个自贸试验区遇到的共同问题,改革都是本着先易后难的路径来的,进入第6年,制度创新进入攻坚期,都是一些‘硬骨头’。未来上海自贸区就是要对标国际高标准的贸易规则。”

  彭羽表示,像2018年的北美贸易升级版,美墨加协定,里面就有很多高标准的贸易规则及条款,还有最近欧盟和日本达成的协议,上海自贸试验区就是要对标国际高标准的贸易规则。

  在实际操作中,上海自贸试验区也会有所取舍,哪些适合在上海,哪些不适合,要具有中国特色。“迪拜针对每一个产业都有一个园区,我们翻译过一个迪拜健康城的全套投资手册,它里面的法律法规非常健全。”彭羽说。

  彭羽认为,优化制度创新,政府监管要强调信息化,要实现信息数据的共享。没有部门间信息共享,很难做好这件事,效率会很低。

  此外,要强化企业的主体责任制度,企业要分类监管,分级监管,不同信用、资质的企业,政府监管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新加坡的贸易便利化程度很高,其中之一就是它有一个非常细致的企业分级化管理制度,企业资质越高便利化程度也越高。

  彭羽表示,随着全球引资竞争日趋激烈,营造稳定公平透明、法治化、可预期的营商环境,是培育引资竞争新优势、加快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重中之重。

  海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海南省开放型经济研究院院长李世杰:

  突出“海南特色”,利用先行先试探索创新

  作为当前国内面积最大的自贸试验区,一年多来,海南自贸试验区相继推出四批制度创新案例,既体现出了全国制度创新的规定动作,又突出了海南特色的自选动作。9月26日,三亚日报记者就海南自贸试验区在未来发展中,如何突出海南特色,利用先行先试探索创新成果采访了海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海南省开放型经济研究院院长李世杰。

  补短板,加强能力建设 

  “从海南公布的四批自贸试验区创新成果来看,海南当前还属于补短板和能力建设阶段。”李世杰说。

  例如8项制度创新成果中,商事登记“全省通办”制度与简化简易商事主体注销公告程序被放在前两位。其中,海南通过商事登记“全省通办”制度,将工商注册登记、印章刻制、申领普通发票、企业社会保险登记等流程压缩在3个工作日内办结;而通过简化简易商事主体注销公告程序将企业简易注销登记公告时间由原来的45日大幅压缩至7日。

  按照李世杰的分析,前述两项制度创新成果与全国其他自贸试验区相比,尽管有了提升,但与上海、广东的自贸试验区相比,仍然有提升的空间。在探索、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与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方面尤其需要加速补短板。

  他认为,海南的短板在于营商环境。海南着力商事登记制度改革,在某种程度上是政府基础性管理制度的建设,有利于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推动政府职能转变、理顺监管体制,促进市场主体加强自律,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促使更多的市场主体不断涌现。

  建立极简负面清单,实现高度贸易便利化 

  “海南是开放高地绝对不是政策洼地,未来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政策落地,有赖于风险防控体系建设。”李世杰说。

  海南有着独特的地理位置,具备了成为“试验田”的独特优势。他强调,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并不是要成为一个税收很低、各种税收优惠政策集中、然后把全国的资源吸引过来的地方,真正吸引的应该是增量的国际资本。他建议海南建立极简的负面清单,实现高度贸易便利化,从而吸引国际投资。

  李世杰指出,在防范金融市场风险上,海南应该健全金融数据的即时监测体系,覆盖全部金融业务的监管体系;在防范金融机构风险方面,海南应加强地方金融机构的统一监管,建立金融部门之间的协调沟通机制,实施金融机构的有效分级管理;在防范金融产品风险上,海南应打击跨境洗钱、逃税,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在防范金融制度风险层面上,建议海南建立全方位、多层次金融风险隔离制度,健全金融混业监管机制。

  聚焦自由贸易港建设,对标国际最高贸易规则 

  “中央对海南有政策,海南应该积极争取先行先试,未来在制度创新上应该考虑如何对标香港、新加坡建设自由港,如何促进海南在资金、信息、人员等要素流动上更自由,如何探索相对更有优势的税制等。”李世杰说。

  李世杰认为,未来海南制度创新应该围绕在“三区一中心”发展定位上,在现有自贸试验区试点基础上,与其他自贸试验区形成互补试验,特别是集中在生态文明、海洋经济、军民融合等领域。制度创新的口子不宜开得过大,而应该从小切口处实现大突破。

  例如海南可以在自由贸易账户(FT)体系建设上找到突破口。“FT账户在上海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以来首次推广至海南自贸区,海南应该差异化发展。上海作为国际贸易、国际金融中心,重点是满足金融机构需求,而海南作为国际旅游岛,在个人账户上的需求量大,应该做出海南特色。”李世杰说。

  “自由贸易的方向就是自由的要素资源配置,健全制度、提升监管、减少制约将是自由贸易发展的必然要求。”李世杰说:“明年,海南自贸试验区必然要向自由贸易港过渡,所以海南自贸试验区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打造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为自由贸易港建设服务。未来,海南也将定期发布新的制度创新案例,为分步骤、分阶段建立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打下坚实基础。”

  三亚学院管理学院院长王丹教授:

  优化营商环境,政府与企业应相向而行

  “未来几年,海南自贸试验区能不能在优化营商环境上取得进一步突破,既取决于产权保护的制度化、法治化进程,又取决于税收结构的转型,更取决于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形成。”9月25日,三亚学院管理学院院长王丹接受三亚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改善营商环境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政府与企业应当相向而行。

  创新服务、改善法治、廉洁自律、提高服务意识

  王丹认为,一方面,政府部门需要创新服务、改善法治、廉洁自律、提高服务意识,另一方面,企业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良好的营商环境应由稳定的政治环境、活跃有序的经济环境、包容大气的文化环境、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以及健全完善的法治环境这五大内容构成。

  王丹表示,改善营商环境可以从五个方面入手。第一,减少政府对微观经济的干预,尤其是减少政府官员的自由裁量权。第二,完善法律法规,让企业家有安全感。第三,保护产权制度和缔约制度,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第四,改变传统的政商关系观念,提倡积极健康的政商关系。第五,构建政府、企业、媒体合作的产业政策形成机制,减少各种寻租行为或利益输送现象。

  王丹认为,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不仅有利于稳定市场预期、激发市场主体活力,而且有利于吸引外资、提升海南经济竞争力。当前,海南为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进行了多项制度创新。未来,应聚焦审批服务、创新创业、投资贸易、企业经营、市场公平、法治保障、社会服务等领域,营造便捷高效的政务环境、开放便利的投资贸易环境、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宽松有序的经营环境。

  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推进“最多跑一次” 

  我国以自贸试验区建设为“实验田”,加快推进建设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营商环境。自2013年设立上海自贸试验区至今,我国已先后批准设立18个自贸试验区。

  一年来,面对自贸试验区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海南不断推进以“放管服”改革为主的一系列改革,聚焦审批服务、创新创业、投资贸易、企业经营、市场公平、法治保障、社会服务等领域,统筹推进制度创新、资源整合、流程再造。

  王丹说:“海南要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推进审批服务便民化,持续提升政务服务质量和效率。对标国际先进水平,进一步压缩企业开办时间,减并工商、税务、社保等流程。推行‘证照分离’改革,推行市场主体简易注销改革,深化商标注册、专利申请等便利化改革。”

  缩减清单事项,推动“非禁即入”普遍落实 

  王丹认为,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要把公平公正贯彻到立法、执法、司法、守法等各环节,依法保护各类市场主体产权和合法权益。用法治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尊重市场经济规律,通过市场化手段在法治框架内调整各类市场主体的利益关系。

  加大产权保护力度,严厉打击各类侵害产权和欺行霸市、商业贿赂、制假售假等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建立定期专项检查制度。坚决打破针对民间投资的“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等隐性门槛,大力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不断缩减清单事项,推动“非禁即入”普遍落实。通过营造宽松有序的经营环境,全方位降低企业运营成本,切实降低企业税费负担。

  王丹建议借鉴国际经验,提高开办企业便利度,进一步简化流程。抓住市场主体呼声比较高的问题,加大突破力度,积极推动市场准入审批清单化管理,加强登记部门的网上协同,加快实现企业注册全程电子化,进一步提升企业获得感。

  长板要更长,短板要补上,底板要筑牢。王丹表示,政府各个部门要在如何改善营商环境上形成更为广泛的共识。以再出发的勇气和决心,改革创新体制机制,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为实现高标准高质量建设全岛自由贸易试验区创造更好的环境、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

编辑:邹辉煌